智客

三少四壮集-大东区

字号+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2019-04-10 11:57 我要评论( )

烟花那夜在城东开落如最盛大的一场雨,逆风而上的火焰,映着沉郁的云,箭簇与烟雾同声散开,青蛇吐信的花蕊早已黑色天空收了去。 电话里呜啦啦的言不及义行将终结,说是要吃吃喝喝,或者随意走逛,总之打不定主意要在哪儿碰头。公馆师大?镇日都混在校园附近

烟花那夜在城东开落如最盛大的一场雨,逆风而上的火焰,映着沉郁的云,箭簇与烟雾同声散开,青蛇吐信的花蕊早已黑色天空收了去。

电话里呜啦啦的言不及义行将终结,说是要吃吃喝喝,或者随意走逛,总之打不定主意要在哪儿碰头。公馆师大?镇日都混在校园附近,你不腻我是都腻出油了。淡水北投?红线绿线一路过去肯定是要嫌远。西门町?拜託那是国中生才去的地方吧。那究竟要约在哪儿?

电话那头沉默半晌,还是,东区吧。

一开始,口中的东区只不过是忠孝东路四段,那以复兴南路、延吉街、市民大道与仁爱路框架成的街廓。

这厢崇光百货巍峨的白,像雷峰塔一样镇住了整个东区来去的妖娆女子,週年庆心甘情愿鱼贯而入的白蛇与青蛇们,争购保养品化妆品乳液与面膜,从那些唇红齿白鹤童鹿童手中接过灵芝草,敷抹涂推的手势像炼丹提药,更像许仙将再也无能见着蛇妖真身那样的喜不自胜。那厢,诚品书店24小时的灯火早已卖的不只是书,而是文化品味与一种身段,藏青色的书袋里,放的就算只是本女性杂誌,也像是镀了金,高人一等了,站在门口抽菸等人,看城市有张烟视的脸。

偏是微风广场开了在市民大道那一头,生生把人潮再往北侧给跩去,金融街也给纳入麾下,往南则是敦化仁爱树海蔓延,东区渐开渐大,市民大道原临着铁路而建的低矮屋舍,这当口已演变为大东区的胃袋,养着花雕鸡与涮涮锅与居酒屋与串烧铺。

总是约在东区,气候变迁皆无碍那一次次与友朋情人的聚合,更多时候是乘了捷运从地底去,出了站口才感觉这雨水已憋了好些时日,下起来是扯风响雷的势头。好在东区也是骑楼连着骑楼连着地下街连着更远处的地下街,无惧晴雨的人走过来,也有人狼狈地过去,东区它媚行的版图越来越广,踩着水洼的脚步最后会在哪里停下?

诚也有些凋敝有些委靡,明曜百货儘是有着东区唯一的透明电梯,你也不再觉得那有什幺特别吸引,期待着,唉再开一家UNIQLO吧,救救这老牌百货。

SOGO在对街又开了一整栋绿油油的,相约的地点还得加上颜色形容,白SOGO还是绿SOGO?再三确定,绿的齁?还不忘酸嘴溜舌说,肯定是民进党执政时拿到的建筑执照吧,绿到不行。

更往城东去,信义计画区也成为东区的部分。

一座城中之城,再没有别的街廓比这儿更接近明天的了,比如说中环之于香港,滨海湾之于新加坡,更美好光敞洁净的布局,更高更现代的楼厦比左近的丘陵更高,像要征服气压与低云,一切都在控制之中,大东区进化到这里,好像再也没有甚幺传奇。

或许还是有,一年一度的特定时节,你看见烟花。烟花那夜在城东开落如最盛大的一场雨,逆风而上的火焰,映着沉郁的云,箭簇与烟雾同声散开,青蛇吐信的花蕊早已黑色天空收了去。他们当然也都看见烟花,一年开不过一次仰首姿势里,丛丛簇簇的光芒与火,与颜色,佔据了时间,时间停止在那裏,然后时间谢落,留下半座城市还震慑的表情,不及将口唇合拢。

(中国时报)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